服务热线:1516-1819-119

扬州宏雨欢迎您

YangZhou HongYu Welcome You

用心服务-诚信经营

THE INTENTIONS OF SERVICES,HONESTY.

One Of the China Set Up The First Professional Foreign Trade Company

新闻动态 NEWS



当前位置

专用器材立法完善思考第三章
来源: | 作者:pro782345b3 | 发布时间: 2015-04-17 | 82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三)立法与社会发展相脱节
    虽然新出台的《规定》将于2015年5月1日生效,但是围绕着《规定》第3条和第4条中关于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认定己经引起一定的争论。如第4条第(1)规定的窃照专用器材规定“具有无线发射功能的照相、摄像器材”应认定为窃照设备,实践中,许多智能数码相机都具有蓝牙无线传输功能,是不是这些相机都应当被认定为窃照设备呢?第(2)项规定的“微型针孔式摄像装置以及使用微型针孔式摄像装置的照相、摄像器材’,应被认定为窃照设备,而实践中,多数的手机摄像头都是针孔式的,是不是生产手机摄像头的企业都应当属于禁止之列呢?这种基于正常的工业生产、丰富和便捷群众生活的工具能否因此而幸免,这是立法必须回应的问题。
    此外,国家尚未出台相应的法律和行政法规对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生产和销售实行许可生产制度。而实践中,确有一些部门为了工作和生产的需要,确需使用这些器材,如侦查机关因办理案件需要使用的窃听、窃照设备,媒体记者暗访使用的相应设备,军事部门因侦查需要使用的相应器材必须由相应的厂家进行生产,生产这些设备的企业是否违法,如果禁止生产这些设备,正常的工作需要怎么满足呢?这也是立法必须回应的问题。
    三、立法完善的思考
    现代社会,法律是社会控制的必要工具,是治理国家的公器。依法治国需要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作为支撑,而法律的存在不仅应当能够有效规范人们行为,为社会生活提供正常的秩序空间,同时还应当与社会生产生活相适应,符合公众的合理期待。当前,我国有关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立法上存在的问题使得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对法律进行完善,使其既能发挥规范公众行为的作用,同时也能服务社会管理,便捷和丰富公众的生活。基于对上述立法存在问题的剖析,结合法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笔者认为,解决这一问题,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完善刑事制裁
    任何一个物品都有可能被用来犯罪,如犯罪分子会使用菜刀杀人,驾驶汽车走私,虽然这些物品被制造出来并不是作为犯罪工具而存在。但是,有些物品制造出来后被作为犯罪工具的可能性极高或者一旦被用于违法犯罪将造成严重后果,如枪支、民用爆炸物品等,因此必须对这些物品生产、销售以及使用进行特殊规定。新出台的《规定》中根据功能对窃听、窃照专用器材进行了认定,如上文分析,部分物品确属方便群众生活所需,一律禁止生产对社会生产生活会造成影响。但是,也不能完全放开,因为这些物品本身被用来违法、犯罪的可能性极高。所以,刑事立法应当将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行为纳入调整范围。
    但是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刑法》第283条己经将非法生产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纳入调整范围,那么还有没有必要再将非法使用和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纳入调整范围呢?这一问题的本质是窃听、窃照专用间谍器材和普通的窃听、窃照专用器材有没有区分?如果承认两者之间有区分,则应当承认将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纳入刑法调整范围的必要性。很显然,有这种必要。笔者认为,《刑法》第283条的立法是有一定深意的,其之所以没有将非法使用间谍器材纳入调整范围,是因为立法者认为,实践中使用间谍器材仅仅是危害国家安全的手段行为,会被危害国家安全的目的行为所对应的罪名吸收,无需再行规定。针对普通民众也可能使用专用间谍器材进行非国家安全类的犯罪,《刑法》第284条进行了规定。①但是,这种规定遗漏了一个问题,即并非所有的窃听、窃照设备一定是专用间谍器材,而且第283条的“等”字说明,除了专用的窃听、窃照间谍器材外,还有其他的用于间谍活动的器材,其在条文中使用“窃听、窃照”两词仅仅是对间谍器材属性进行得不完全描述,而非指间谍器材就仅有这两种属性,这导致“窃听、窃照”这种不完全性质描述可能掩盖“间谍专用”的本质。实践中,间谍器材形形色色,每一种都有特定用途,并非都是用来窃听、窃照的,这是立法时必须注意的问题。
    综合上述分析,《刑法》在修订时应当对283条和284条进行完善。应当在283条将“窃听、窃照”两词删除,突出器材的“间谍专用”属性,同时对间谍专用器材的范围进行立法或者司法解释,并明确认定机构,有利于公安机关和其他部门开展打击和整治活动。另外,将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行为纳入刑法的调整范畴,并通过立法解释或者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生产、销售的数量、金额或者造成的影响等。除此之外,鉴于间谍专用器材使用的危害性比一般的窃听、窃照器材危害性更大,在刑罚上也应当有所区分,体现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罚当其罪的原则。
      (二)完善行政处罚
    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制裁,应当充分考虑行为人的社会危害性、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因此,在完善刑事处罚的基础上,应当完善行政处罚。当前《治安管理处罚法》仅在第42条第(6)项对偷拍、窃听他人隐私有相应的处罚。而对于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没有相应规定,造成刑事处罚与行政处罚不能衔接,造成实践中公安机关对大量尚不构成犯罪的此类违法行为却因治安立法的缺失而不能进行处罚。新出台的《规定》对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行为规定可以进行行政处罚,而处罚种类限于罚款。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规定》第8条使用了“责令停止生产”字眼,这属于《行政处罚法》第8条第4款规定的处罚类型,而作为部门规章,其只有设定警告或者一定数量罚款的权限,《规定》设定这一处罚种类的权限涉嫌违反《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①

转载自泰州市太平洋消防器材有限公司聚氨酯水带消火栓箱不锈钢消防箱